歡迎訂閱 健康一點靈 新聞推播。

請點選「訂閱」後,再點擊「允許」即可完成網頁新聞推播訂閱!

「疼痛」代表身體缺水!醫生建議一天飲水量要這樣才達標!快點分享出去!


【文、圖/摘自柿子文化《多喝水的療癒聖經》,作者弗列敦‧拜門蓋勒】

當體內的水分不足以沖洗新陳代謝的酸性有毒廢棄物時,神經末端會察覺到變化,並回報給大腦的疼痛中樞。

在此階段,大腦會壓抑感覺,讓校正程序默默地處理問題,但身體到最後無法繼續保持沉默,並且察覺水分短缺的警訊。

 
疼痛:乾渴的哭喊

我們不該隨意將身體的慢性疼痛解釋為受傷或感染,而是應先當成疼痛部位長期缺少水分的一種訊號──也就是局部的乾渴。

在對患者實施任何其他複雜療程前,應該先把這些疼痛訊號視為身體脫水的初期指標,並加以排除。



非感染性的「疼痛復發」或慢性疼痛,應先當做身體乾渴的表徵。

疼痛,是代表監控酸鹼平衡的神經周圍區域發生了局部化學變化的感覺,這項機制能預防新陳代謝造成過多酸性堆積,避免因此對該部位產生「燒灼」並吞噬細胞膜與細胞內部組織。

當體內的水分不足以沖洗新陳代謝的酸性有毒廢棄物時,神經末端會察覺到變化,並回報給大腦的疼痛中樞。在此階段,大腦會壓抑感覺,讓校正程序默默地處理問題,但身體到最後無法繼續保持沉默,並且察覺水分短缺的警訊。

假如以顯著疼痛表示乾渴的緊急訊號未受到正視,疼痛的強度便會持續增加,到最後使患部的行動力受到影響,藉此預防多餘的有毒廢棄物繼續生成。

如果不認清疼痛現象正是身體局部乾渴的精密象徵,無疑會在治療這些症狀時產生更複雜的問題。一直以來,這些訊號太容易被人們當做嚴重病程的併發症,因而利用有毒化學物質與複雜療程來加以處理。雖然光靠水分本身其實就能夠緩解症狀,但人體仍舊被迫承受不必要的藥物或侵入性診斷程序。患者與醫師雙方都必須察覺,慢性脫水會在人體內導致傷害。



脫水性疼痛包括消化不良疼痛、類風濕性關節炎疼痛、心絞痛(步行時或甚至於休息時心臟疼痛)、下背部疼痛、間歇性跛足(步行時腿部疼痛)、偏頭痛與宿醉性頭痛、結腸炎與關聯性便祕,以及假性闌尾炎疼痛。

提出新方針,要求以規律調整每日的水分攝取量來治療這些疼痛。

在尚未規律使用鎮痛藥(或例如抗組織胺或制酸劑)等疼痛舒緩藥物的前幾天──也就是在造成永久性局部或整體傷害並到達不可逆疾病狀態前──每天二十四小時內的飲水量不應該少於二‧五夸脫(大約二‧三五公升)。

假如問題已經持續多年,想要嘗試水分舒緩疼痛特性的人,必須確定腎臟能夠產生足夠的尿液,才不會讓過多的水分滯留在體內。尿液排出量必須與水分攝取量成比例,在提升飲水量的同時,尿液排出量也應該增加。

這項對於脫水所引起各種疼痛的生理學新認知,將有助於未來的醫學研究釐清複雜難解的病症,也能證實「長期使用疼痛相關藥物(鎮痛劑)抑制身體慢性與局部脫水的主要訊號」其實會對身體造成傷害。



▲在尚未規律使用鎮痛藥(或例如抗組織胺或制酸劑)等疼痛舒緩藥物的前幾天──也就是在造成永久性局部或整體傷害並到達不可逆疾病狀態前──每天二十四小時內的飲水量不應該少於二‧五夸脫(大約二‧三五公升)。

鎮痛藥只能暫時壓抑脫水性疼痛

服用鎮痛藥只能暫時壓抑持續脫水所造成的疼痛,但並未真正解除引發警訊的原因──也就是脫水,如此不但會傷害身體,更可能帶來致命的副作用。

除此之外,這些鎮痛藥時常導致胃腸出血,每年都有幾千人由於頻繁服用鎮痛藥引起這項併發症而病故。非處方止痛藥也可能對某些人造成肝臟與腎臟傷害,反而讓人丟了性命。

致力於疼痛研究的科學家都能夠理解上述觀點的科學基礎。美國醫學會(AMA)與國家衛生研究院(NIH)都理解我的研究發現,卻由於與它們對社會的誓約與義務相互違背,所以拒絕藉由推廣此概念來造福大眾,而本書正意圖排除這種所謂「專業人士的制約」。

如此觀點改變了水在體內所扮演的角色,對於未來的臨床醫學行為可能引起重大變革,也難怪長久以來因為無視此觀點而獲得財富的所謂「專業人士」,都不曾向大眾宣傳關於人體水分不足所可能引發各種問題的資訊。

等到醫學專家採納這項新方針的時刻,目前「以無視人體為基礎的醫療行為」轉變成周全的健康照護預防手段

更重要的是,在不可逆的病理成形前,就能透過以生理學為基礎的簡單療方來治癒早期病徵。

快點把這樣的知識分享給大家喔~

健康一點靈:

如欲轉貼本站文章請標記本站網址出處
{DM_AfterContent}
Reference:UDN
  • TAG:
{DM_BeforeComment}